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5G元年,华为Mate30开启了怎样的手机进化战争?

2019-10-08 11:47      点击:

图片来源@全景网

文丨五矩研究社

2019年9月19日,华为正式发布了下半年的最强旗舰Mate30系列,除了一如既往的激进配置外,基于麒麟990的加持,Mate 30 Pro今年正式用上了双主摄和四摄的组合方案。

这一组合,在今天一众三摄和四摄手机只能在高通骁龙855限制下,拍照只用一颗摄像头作为主摄的今天,基于麒麟990对骁龙855的性能碾压,以及7680帧的超高速摄影能力,已经在不少人心中将安卓最强机皇的位置易主。

但在今年华为年度旗舰Mate30的诸多亮点中,引起五矩研究社注意的不是更专业的拍照能力,不是5G基带集成的SOC,也不是极紫外光刻技术加持下麒麟990对骁龙855的性能碾压,而是华为自研AI芯片架构达芬奇架构下,麒麟990的惊人AI能力。

按照华为Fellow艾伟的观点:

5G时代手机的发展和进化,并不会走向只有一个浏览器、基带和弱处理器的瘦终端时代,因为只有智慧终端(手机和物联网设备)才需要高网速,需要和线上的智慧云进行数据互动,所以5G时代,手机端侧处理器依然会变大变强,手机的电池消耗会继续增加。

所以,比起现在各大品牌正在梭哈的快充技术,华为今年依旧保持40W的动作,似乎表明:华为正在通过基于SOC的提升端侧AI的性能,来让“智能手机”向着“真智能手机”的差异化方向演化,而不再是跟随苹果和三星的弱项进行功能上的弱创新。

只是,让我们感到好奇的是:

端侧的AI芯片,究竟在手机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华为又究竟在通过Mate30中的AI和5G下一盘怎样的棋?除却华为、三星和苹果之外,其他手机品牌要怎样面对5G的新趋势?

手机“真智能”的进化战争

“现在的手机相册,找个照片太难了,里面有几千张照片,真要找到某一张自己需要的,最少得用十多分钟。”

这是五矩研究社的一位朋友在一次日常对话中,所经常埋怨的一个体验槽点,而随着手机拍照能力的提升,2019年的手机内存基本128G起步的今天,传统的分类相册已经很难满足人们的日常需要。

所以,2017年华为在麒麟970上搭载寒武纪端侧AI芯片后,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手机AI具备照片识别功能。紧随麒麟之后,苹果也在A11处理器中内置了AI芯片,年底时高通的旗舰SOC骁龙也进行了跟进。

据一位AI的技术从业者介绍:

“最近新出的手机,往往在拍照时就已经被AI做了照片标签上的分类标记,所以比起传统相册,AI加持下的未来相册是让AI来分类和调用,而不是我们自己在几千张照片中去找。”

尽管当时很少有人理解,华为和苹果在手机SOC中加入AI的做法。

但从两年过后的2019年,在一线城市人均月流量不低于10Gb;在手机系统的文件大小,已经开始匹敌PC文件的当下。麒麟970开创的照片识别模式却已经成为了各大手机品牌和手机SOC开发商,在手机进化能力上的共识。

与之有关的数据佐证是:在AI-benchmark手机前二十的数据中,骁龙675这一今年新出的中低端手机SOC在AI成绩上与自家去年的旗舰处理器845持平,而在845之上,除却麒麟990、骁龙855Plus和骁龙855三大旗舰SOC之外。

还有一众新兴的中端SOC可以在AI能力上吊打去年的骁龙神U845,包括在AI性能上排名第二的麒麟810(骁龙855Plus第三、855第四)、第五名的联发科P90、高通730和联发科P90T等等。

而在手机端AI能力急速进化的当下,另一个我们所不为人知的事实是:根据AI-benchmark的数据显示,手机端的AI性能已经高于PC端。

其中,PC端排名第三的超级显卡GeForce RTX 2080Ti的AI分数只有25481分,而这一分值只与排名20名往后的三星Note10的猎户座9825处理器相同。

据华为Fellow艾伟介绍:

手机端AI能力超越PC端早在麒麟970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因为PC的AI处理能力依靠的是CPU和GPU,而970则是用的NPU。

所以基于NPU在AI性能上是CPU的50倍的事实,目前手机的AI能力已经成了AI生态建设先行平台,也成了未来手机打开体验差异化的新赛道。

这种差异化,在Mate30上的直观展示便是:基于麒麟990的强大AI实力,华为直接展示了一个“实时视频多实例分割”的黑科技。

实时视频多实例分割:简单描述可以理解为,Mate30系列的手机可以实现在录制视频时将视频背景直接进行“AI暴力替换”,而在此之前的麒麟980上面,华为P30与之类似的功能也仅仅只是将背景黑白化。

而手机端侧的AI应用还远不止于此,因为据华为官方介绍:华为AI的API过去被调用的次数达到了1.38万亿次,所覆盖领域包括拍照、旅行、购物、健康、教育、创意、艺术等很多方面。

所以,和4G时代早期安卓、WP、塞班和IOS混战时的状态近乎一致的是:

尽管今天的手机外观在刘海屏、打孔屏和瀑布屏以及各类拍照的组合中走向了同质化的混战和迷失,但在5G时代的博弈上,芯片上游的企业却在用着近乎梭哈的方式押注着端侧AI芯片的战略高地。

从华为Mate30初步展示的AI黑科技而言,AI已经承担起了手机体验差异化的赌注,正如苹果在A13处理器简介中,所必须标注的——“仿生”。

而让科技巨头纷纷入场的动力,除了手机市场的小利润,还有人工智能背后所隐藏的大生意。

5G与AI的豪赌

2019年9月,因为麒麟990和A13都在本月发布,所以市场上面,很早就有了关于麒麟990与苹果A13在AI性能强弱的争议。

其中,根据国外媒体mightygadget发布的一篇文章显示,目前苹果A13每秒可执行的任务高达10万亿次,而骁龙855Plus的AI性能是每秒7万亿次,基于麒麟990在AI跑分是骁龙855Plus两倍多的事实,麒麟990基本坐定了今年端侧AI的最大黑马。

所以,华为官方在9月4日介绍麒麟990时,用到的描述是:“最佳的5G、最佳的性能、最强的AI”。

拥有更高的AI算力,也意味着华为在Mate30系列手机上可以运行比苹果A13更复杂的AI应用,提前建设基于AI的性能的更强大生态。

这一竞争也早在华为海思970时代,推出基于HiAI架构的全面AI 开放平台,以及苹果A11时代,推出非开源的机器学习框架Core ML开始就已经展开。

只是,AI芯片的这个战场上,参与的竞争的复杂程度要远比手机圈的竞争来的激烈。

因为除却华为、苹果、三星和高通这些我们熟悉的老面孔之外,云端AI芯片和AI生态建设的竞争上还有谷歌、微软、亚马逊、IBM以及英特尔和英伟达等多领域、多维度的高手在伺机而动。

让这些科技巨头所集体入场的动力,源于发展AI的基础条件正在变的成熟,这一条件便是大数据。

比如,据IDC发布《数据时代2025》的报告显示,全球每年产生的数据将从2018年的33ZB增长到175ZB,相当于每天产生491EB的数据。

基于这一事实,最早走入我们日常的语音助手类AI,其诞生的条件是在过去几年,因为4G网络的成熟,我们几乎在以每天数亿兆的信息在为它的“智力”提供训练支持。

与此有关的另一现实是:

在2010年到2019年的全球互联网并购潮中,移动互联网的数据版图随着互联网企业在各个领域绝对寡头的崛起,大数据的归属权已经在5G前走向了垄断。这样的垄断在让我们失去隐私的同时,也在用着我们的隐私推动着人工智能的前进。

所以,伴随5G开启的物联网序幕,互联网产生的数据还将以几何倍数向上增加的可预见未来,争夺5G的技术话语权的本质就是争夺大数据的归属权,和大数据背后所隐藏的人工智能产业话语权。

事实上,按照华为CEO任正非在出售“5G技术”时所提及的观点:“5G技术确实改变了我们所处的通信时代,不过最终人工智能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人工智能这个产业才能够支撑起5G时代。”来看:

华为当下所作的一切和5G相关的事情,其实都和人工智能的布局有关。

所以,结合华为Mate30之后,就立刻放权麒麟990在荣耀新机上使用的事实,端侧AI设备的生态建设,已经成为华为在AI下一步方向上的重要押注。

其中的逻辑在于,麒麟990的用户越多,华为曾经主推的HiAI架构的全面AI开放平台对全球AI开发者的号召力也就越强。毕竟,没有任何第三方开发者喜欢在一个没有用户基础和终端设备完全跑不动自己开发程序的平台上付出努力。

和华为当下在AI生态上的豪赌相比,目前AI芯片生态最完善的公司还要落在苹果身上。

这其中的原因要从华为和苹果在端侧AI的侧重说起。

在苹果官网对Core ML的介绍中,苹果描述为:使用Create ML,可以在Mac上使用零代码构建机器学习模型。而在华为的官网上,HiAI被描述为是一个集成了终端,芯片和云三层开放平台,面向移动终端人工智能(AI)的计算平台。

所以,在AI生态的建设上,苹果和华为面向的用户虽然都在终端,但华为的AI生态还包括通过昇腾910所布局的“云”层面。

维度更高的布局,也意味着生态建设难度的提升。据华为技术人员介绍:“今年华为弃用了寒武纪,不是寒武纪不好用,而是无法满足华为在多层面建设AI生态的需要。”

打通云与终端AI的重要性,据一名AI从业者介绍:

现在的手机云服务,需要我们将照片的全部信息进行上传后才能被保存,但随着AI的进化,端侧AI与云AI之间的沟通并不需要照片的全部信息,而只是需要一个加密压的特征信息。

这样的交互不仅高速、低延迟、而且最直观的体验就是省电,这是5G高耗电智能终端时代所无法抗拒的理由,也是VR和AR将来能够大规模应用的铺垫。

就像今年华为在可穿戴设备上发布了一个智能眼镜一样,未来的某一天手机只会成为我们随身可穿戴设备的一个数据中中心,而日常的大部分时间,我们并不需要打开它,更多时候看看手表、问问眼镜,就能解决今天需要打开手机所作的80%的事情。

而这就是当下,在华为、苹果身上正在发生的进化战争,只是这场战争不是所有的手机品牌都能参与。

被扼杀在4G时代的AI入场券

华为、三星和苹果在端侧AI玩的火热,其他手机品牌却在差异化的创新上过的颇为苦闷。

因为根据数据统计机构Canalys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国际手机市场遭遇寒冬的当下,仅三星、华为和苹果三家,就占据了全球手机出货量的50%。

国内市场,更是在华为海思的发力下,已经创下了近几年的市场出货率的新高。

按照一位业内人士的观点:

“创新快的才会扩大市场占有率,创新慢的肯定会慢慢淘汰,而当下这个时代,手机创新的基础必须基于芯片,失去芯片支持,再好的硬件也很难创造体验上的真实差异化。”

为此,他举例到:

比如谷歌Pixel系列的手机,虽然用的高通处理器,但谷歌为它的产品还单独放置了一个专门针对照相能力进行深度打造的外挂芯片。而基于这个芯片的存在,谷歌Pixel系列才能在一众手机中凭借拍照立身。

除却谷歌Pixel之外,五矩研究社还了解到Nokia 9 PureView和索尼的部分机型也采用了同样的“妥协”方式。

而在苹果A13处理器加入AI之后的Iphone拍照上,苹果采用的策略也是基于芯片去进行多张照片的连拍合成。

比如苹果手机的相机中有一个动态照片的功能,这一功能虽然在三星和其他手机上也拥有类似的翻版,但实际的成像效果基于手机SOC对相机调度的不同,动态照片的成像远远不及苹果手机拍出来的清晰、自然和震撼。

手机厂家走入今天只剩华为、三星和苹果能做差异化的困境,要从联发科和高通纷纷推动的手机SOC集成方案说起。

2010年以后,随着联发科和高通两大3G和4G时代的芯片巨头,纷纷将CPU、GPU、ISP、GPS和信号处理芯片等多种功能集成到一起,推出手机SOC(系统化解决方案),手机制造商的身份开始变成手机设计商。

在这样的时代潮流下,虽然孕育了HTC、乐视和大可乐等一众曾经风光无限的“手机设计公司”,但基于联发科冲击高端市场失败后,高通一家独大的事实,也造成了今天手机市场在5G前夜,只剩华为、三星、苹果和高通系四个选择的高度同质化境地。

尤其是5G赛道突然开启的端侧AI芯片之争,更是让曾经放弃了芯片自研的企业,深刻体悟到了5G时代芯片地位的重要性,只是时至今日,芯片的门槛早已今非昔比。

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成了5G前夜手机厂家“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最生动写实。所以,早在去年12月,荣耀总裁赵明就曾直言:“全球化手机品牌只会剩下4、5家”。

按照赵明的观点:“到了今天,手机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通讯工具,它承载很多东西。这些不是小公司能做的,是科技与技术发展的结果。”

尽管当时许多人对这一观点持有怀疑态度,并天真的以为手机市场还能像3G和4G时代,可以凭借代言、外观和定位差异而好好的活下去。

但曾经持有这一观点的我们,可能都低估了5G真智能时代,市场洗牌的力度与恐怖。

当然,基于高通依然是5G核心技术领导者、高通SOC依然占据全球手机市场70%以上的基础事实(三星和华为部分机型依然采购高通SOC),只做手机设计的公司在5G时代也并不会毫无市场,只是市场的话语权和利润并不在这部分手机厂家手中。

他们所能做的,或者像小米一样转战云上AI的布局,用loT市场打开手机之外的体验差异化;或者学着华为在4G时代的战法,在三星和苹果的用户痛点之外,找准差异化的用户定位来厚积薄发。

只是,对于那些曾经习惯"拿来主义"的手机企业而言,今天的境地里,他们的转身并不如华为在K3V2上的赌注——这般容易。

技术之殇

3G末期,倒下了波导、TCL、厦新、康佳、东信和科健,那时手机仍是手机,最大的作用是打电话、发短信,偶尔看看离线视频、听听离线音乐,手机作为科技产品的代表,手机制造公司大多仍是手机研发公司。

那个时代,手机创新的话语权仍在大部分的手机公司手中。

4G时代,离开了乐视、HTC、索爱和摩托罗拉,随着手机游戏和短视频的兴起,手机变成了个人的娱乐中心和网络交互中心。

但随着4G时代到手机功能越发丰富的同时,也伴随着手机企业也在全球分工下创新能力的快速退化。

按照一位业内人士的评论:

“昨天的手机发布会,最大的变化是华为随着内在实力的进步不和三星、苹果比快充和电池了,但其他企业却开始玩华为曾经玩过的东西,在华为、三星和苹果之外的市场找痛点。”

我们无法阻止全球企业在各自领域商业化的下沉,也无法找出一家能够离开全球企业而独自存活的公司,所以我们无法去说选择别人SOC的手机企业是走了捷径。

曾经为了技术自立,做过手机SOC的小米应是最懂得其中的难处。在一个50亿可以买下一个总部大楼的社会环境中,按照华为Fellow艾伟所透露的芯片研发数亿美元的起步价。

远远不是年会上洒下几千万现金,和请个明星代言,能轻易实现的回本效果。甚至,它也远远不及上个芯片之外的技术突破所能带来的体验提升。

所以,在这个三星工艺和高通SOC依然代表着除却华为和苹果之外,其他手机厂家物理体验极限的当下,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变化或许就像华为Fellow艾伟所说的那般:

技术都是累加的,它不像钱,没了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快速挣出来,但技术不行。就像今年一家企业出售了自己的基带,而他们并不缺钱。

这家不缺钱的公司尚且做不好基带,而我们国内本就比不上三星和苹果富裕的手机品牌,自然也没什么理由必须在SOC的研发上追平高通。

但真正的差异在于:

随着市场白热化的厮杀,我们缺少坦然面对技术现实的企业。而更多的品牌,选择将拿来之物,用微创新的方式宣称着自己的所有权。

网上各类手机参数对比的热图早就不计其数,而从线下销售员为推销自家手机而流行起的对比文化,正在手机品牌的站队中撕裂着国内手机消费者本应保持的团结。

作为一个理性的科技爱好者,用着三星的我谈不上对三星的认同、也谈不上对国内某个品牌的偏爱,更谈不上在一众热潮中连任正非都否认的“买手机,就是爱国”的荒诞传言。

我所希望的是:大家静下来,在5G这个时代洪流中,找准自己的发力方向,真正去做为用户体验进行功能创新的事。

莫让带着戾气的手机品牌之争,在一个本应属于5G前夜的年代里,给正在使用“国产手机”的媒体人和消费者,留下太多不堪回首的记忆。

毕竟,我们现在依然愿意相信,评论里的火药桶,不是消费者自己“炸”的。

【钛媒体作者介绍:五矩研究社 (公众号ID:sikuaiwanshi)】


相关:

斯德哥尔摩举行当代中瑞书籍设计艺术展9月18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观众参观当代中瑞书籍设计艺术展。新华社发(魏学超摄)新华社斯德哥尔摩9月19日电(记者付一鸣)“华彩书香—当代中瑞书籍设计艺术展”18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中国文化..

亚洲多国登革热大爆发,气候变化惹的祸?目前,亚洲多国遭遇登革热大爆发,至今已造成至少1000人死亡,数十万人感染,医院人满为患。一些科学家认为,气候变化助长了登革热的传播。亚洲多国大爆发登革热又称骨痛热症,是一种主要通过伊蚊等蚊子叮咬传播的..

客家第一名菜---“大富”客家第一名菜---“大富” 相传宋朝官兵大败,往南逃命。来到了福建龙岩的长汀县。终于安顿下来,并与当地土著和谐相处。日久,那些随官兵南迁的女家眷日夜思念北方的家乡,特别是难忘家乡的饺子。 官兵为了一解..